党建
产业
国际
责任
信息
商务
纪检
专题
文化
news.png

新闻中心

基层特稿

贵州金元:西北汉子的故事
来源:贵州金元作者:梁绍佳日期:19.09.17

  我生长在祖国的大西北—宁夏。在那里,劲吹的风沙铺天盖地,茫茫无际的沙漠中,时而飞沙走石,时而热浪翻涌,就是这样的黄土高原养育了西北汉子,铸就了他们粗犷、率真、朴实无华,注重家族精神传承、乐于奉献的性格。

  1967年,我家乡的小镇建成了一座水力发电站,爷爷成为了家族里的第一代电力人。爷爷一生吃苦耐劳、兢兢业业、与世无争,经常教导我:“做人不能自私,吃亏是福”,就是这句话让我对爷爷有了新的认识。

  老朱是爷爷的“好哥们”,医生说:他不能生育,后来他领养了一个男孩,两口子都爱极了这个孩子,乳名唤作宁宁,寓意一生安宁。谁曾想厄运再一次毫不留情的降临在这个可怜的家庭,宁宁七岁那年走丢了……从那时起,老朱整日酩酊大醉,酗酒成瘾,爷爷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往日的乐观也一下子消失不见,突然有一天爷爷看着刚刚满10个月的小儿子,顿时就红了眼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哭着说:我对不起你,秀珍。

  奶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追问:“你到底怎么了?

  爷爷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奶奶顿时觉得脑袋像是被闷钟撞了似的嗡嗡作响、天旋地转,一个踉跄侧着身子栽倒在了地上,干张着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紧紧地将小儿子搂在怀里,此时的奶奶浑身微微颤抖。谁曾想爷爷竟然还是毫不留情地把那句憋在心里的许久的话说了出来:“秀珍,我求求你,答应我吧!”

  奶奶怔怔地盯着爷爷笃定的眼神,再看看怀里的小儿子,歇斯底里地哭喊道:“你做梦!我不会让你把我的孩子送人的!”

  从那天奶奶再也没有了往日对爷爷的情义,小儿子的离开,让奶奶一度萎靡不振,精神恍惚,以至于后来干农活时失去了一只手,爷爷为此事足足惭愧了后半生。

  时隔多年,小叔回来认祖归宗,感谢爷爷奶奶的生育之恩,两个老人看着眼前这个只有10个月大就离开了他们,如今已经长大成人的小儿子。二十多年的惦念和愧疚都在心里,脑海里出现过无数次小儿子归来的场景,而此时,二老只是把搭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头,嘴巴却像被胶水封住了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低着头泣不成声。

  忽然有一天爷爷病倒了,而且病得那样严重,因为半身不遂而长期卧床。起初对爷爷的治疗一家人都很有信心,都希望爷爷可以好起来,依然可以像从前那样任劳任怨。可是,爷爷再也没有站起来。原先只会微笑的他,变得无比脆弱,仿佛此生所有的愧疚都幻化成了眼泪,多次住院,看着钱如流水般被花掉,他哭;小叔给他切水果,他哭;爸爸给他翻身,他哭;我们推着轮椅带他去散步,他还是哭。住院期间几度因为伤心过度而昏厥,只有奶奶最清楚他为什么会如此爱哭。爷爷还活着的时候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确切的说是一个老实人……

  1985年,我的父亲成为了家族里的第二代电力人,同爷爷相比更是平凡得乏善可陈。

  儿时,我们家住在小镇的电厂生活区里,清一色的红砖平房,挤满了电厂的职工和家属。后来电厂的发展好了,我们也有了搬进楼房的机会。搬新家的那天,妈妈的眼睛里带着血丝,像是哭了很久的样子。我深知母亲的性格,坚韧、乐观,从不会轻易落泪。而父亲则不动声色地闷着头有条不紊的收拾屋子。

  我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妈妈你是哭了吗?

  “儿啊,别怪你爸爸,银川的房子以后我们以后会有机会住的”,妈妈沙哑着嗓子说:

  那时我才八岁,并不能理解妈妈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来我长大了,妈妈眼看着镇上生活区里的职工搬的仅剩下几户老人了,这么多年的坚强在一个寻常的夜晚彻底土崩瓦解,一瞬间泪如雨下,狠狠地抓着我的手说:“儿子,当年厂里给你爸分了银川市区的房子,你爸班里年轻的同事没有名额,婚房没了着落,你爸这人缺心眼,见不得别人不好,把唯一的名额让给了那个小伙子”。爸爸却说:“做人不能自私,吃亏是福”!

  我愣住了,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心想:“爸,你太傻了”。

  一直到现在我们家也没有搬出镇上的生活区,更没有住进银川的房子。

  2014年,我成为了家族里的第三代电力人。上班后的第一个春节,跟着父母去姥姥家拜年,我从后视镜里,看到父亲红着眼眶几度梗咽,我并不敢多问,一路上我们一家三口都没说话。

  那天,父亲喝了很多酒,我也喝了酒。我趾高气扬的提起了当年父亲把房号让给别人的事,语气里带着责备。父亲向来少言,最不擅长辩解,只是把头低到了尘埃里,嘴里小声嘟囔着:“你爷爷说,做人不能自私,吃亏是福”。我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在作祟。但是憨厚、淳朴的父亲并没有让我得意多久,是他那太诚实的表情烫伤了我的虚伪,让我觉得跟一个老实人谈自私,就像大人哄孩子的糖球儿一样,已经接近了一种无耻。

  再有几年我的父亲就要退休了,就要离开他奋斗了一辈子的工作岗位。再也没有起早贪黑、再也没有等级检修、再也没有加班加点、再也没有老伙计的相互调侃、加油鼓劲。有的只是脸上像晒干的蘑菇一样的深深皱纹,有的只是满头青丝,有的只是已经有些佝偻的背影,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家这个不善言辞的“小老头”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偶然回想起父亲那天的模样,十分心疼、万分愧疚。还好我没有明白得太晚,还好没在我的孩子心目中留下一个大逆不道、自私自利的坏印象,还好没有违背爷爷的家训。此时的我已深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可悲了。时光啊!你慢一些吧,我已经追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了。

  我们家族的三代电力人共同见证了祖国快速发展的70年,翻天覆地的70年、感同身受的70年,若是问我都有什么变化?我想应该是:我多次在吃饱喝足之后立志要减肥,却生在了食物丰沛的多样年代;我很向往从前的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人的诗意,却生在了飞机高铁的高科技时代,无论多远,只要想见就可以日行千里;我时常幻想黄土高原的传统民居土窑洞,却生在了窗明几亮、高楼耸立的大时代;我也曾迷恋大沙漠里的戈壁坚硬、黄沙漫漫,阳光炽烈如火一般燃烧的荒凉,却生在了政府全面环境治理,青山绿水不再是江南特色的新时代;我甚至无法想象历史记载的大西北民风彪悍、盗匪猖獗,因为我生在了安居乐业、温良恭俭的好时代。

  身为家族的第三代电力人我自豪!身为大西北的汉子我自豪!身为中国人我更是自豪!或许我的儿子也会成为第四代电力人吧……

  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我们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祖国的繁荣、安定、团结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家国情怀、奉献精神。

  此生无悔入宁夏,来生还做中国人!

您是第   位浏览者